“唐氏宝宝”备战特奥的一天

  • 2017-03-03

  笑容,那是一抹友善而满足的微笑。嘴角上扬,眉眼低垂。像冷冬雪地里的一抹暖阳,瞬间融化寒冷。你心一暖,回以微笑,他腼腆地望着你,回以更开怀的大笑。

    16岁的胡普超,是这笑容的主人。他是患有唐氏综合征的孩子。唐氏综合征是一种染色体异常所致的疾病,又称“21-三体综合征”。患病者被称作“唐氏宝宝”,智力、运动能力发育比较迟缓。

  鸡年农历正月十五过后的每个清晨,吃过早餐,胡普超和11个小伙伴一起,在河北省张家口市张北县的一家滑雪场进行雪鞋项目训练。

  运动员本该身形矫健,但他们并没有。胡普超和队友们动作算不上灵活,奔跑的速度也不快,甚至是很慢,勉强能完成比赛。3月中旬,他们将代表中国前往奥地利,参加2017年世界冬季特奥会。

  特殊奥林匹克运动(简称特奥运动),是基于奥林匹克精神,专门针对智障人开展的国际性运动。通过参加特奥运动,智障人可以显示勇气、增强自信、挖掘潜能、收获快乐。

  “找会穿的鞋子啊,来,脚踩进去,脚后跟往后磕,磕到底,自己看着点啊。”教练蒋洪福耐心地嘱咐着。这些小队员穿的鞋子,是“雪鞋项目用鞋”,特奥会雪鞋项目是指运动员穿着特制的雪地用鞋,在雪地进行长、短距离行进比赛。

  “雪鞋最早是北欧发明,底盘大,接触雪的面积大,压强小,防止深陷雪中,鞋底有金属小爪,在冰上行走不打滑。”从事15年特殊教育的蒋洪福说,考虑到特奥运动员和健全人有一些区别,许多项目从安全的角度考虑,相对比较简化,也更安全。

  这一天,队员们进行专项训练,4组100米,3组200米,2组400米,再练习4×100米接力。这些对健全人而言比较简单的运动项目,对于胡普超来说,都是不小的挑战。

  训练场的天空,是淡淡的水蓝色,阳光强烈,雪地白得刺眼,树木的枯枝映出金色的边儿,寒风呼啸,刮得脸疼。“加油,冲刺啦。胡普超加油,头抬起来,看终点。”胡普超身着蓝、紫相间的小长方块拼接的羽绒服,缓慢地跑着。刚加入集训队伍时,他甚至不能独自跑完100米的比赛。经过刻苦努力,十几天下来,进步明显,100米雪鞋项目成绩稳定在40秒左右。蒋洪福说,虽然跑的能力相对差一点,但他跑得非常认真,报的项目是100米、200米和4X100米这三个项目,他现在能够坚持跑完200米,从始至终,完整地跑下来。这是他的胜利。每每起跑前,教练都要提醒胡普超蹲下来,做预备姿势。因为,他总是仰起头,对着天空,念念有词。“我在对天上的姥爷说话。他会看着我,我让他给我加油。姥爷很疼我,但是他去世了。他会在天上保佑我。”胡普超说。

  蒋洪福说,特奥会是让特殊孩子体会成功的喜悦,不看重成绩和名次。雪鞋项目,先预赛,能力非常接近的分在一组,即便是跑得相对慢的,分在慢组,可能就拿冠军,基本上每个孩子都有奖牌,让孩子体会运动带来的开心。结束了上午紧张的训练后,下午,教练决定安排一场雪地足球赛。胡普超一直跟在队友的身后,缓慢地跑动,但由于运动能力相对较差,他始终奔跑在队伍的边缘,无法接近那只金色的足球。蒋教练敏锐地观察到了他的失落,便把胡普超带过来,一起守门,增加参与感。

  夜晚,胡普超整理好自己的衣物,用微信和父母汇报了当天的训练情况后,开始了一项每天固定的安排。“zhi-chi-shi-ye-yue-yin”他点开平板电脑的音频,跟读汉语拼音。随后,继续在本子上抄写《格林童话》。字体虽歪歪扭扭,但一笔一画间,透着用心。

  “唐氏宝宝”胡普超的一天,普通而充盈。在备战世界冬季特奥会的一个月集训中,每天如此。在他的心中,有一个关于特奥会的小目标。“我要减肥,我要瘦下来,我要拿奖杯和奖牌,给爸和妈,给我的老师们。”在他的心中,还有一个关于人生的大目标。胡普超说,等上了大学毕了业,他要好好工作,“存了钱给他们(爸爸妈妈)花,我给他们买大房子、大车子,还要请保姆、司机和园丁。”

 

 

(转自新华社)